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在线 > 正文

超越差异与偏见,共塑和平与繁荣

【光明国际论坛对话】

1、在疫情中人类命运与共

瓦西洛普洛斯:中国处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第一线,为世界各国树立了榜样。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像中国政府这样,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动员民众、调配物资。中国应对危机的速度和效率彰显了中国在社会管理、治理体制和民众动员方面的固有优势。中国对疫情信息的披露一直是开放、透明、负责的。联合国、世卫组织以及多国首脑与疾控专家都对中国迅速的反映、有力的行动和高效的举措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中国为全球抗疫作出了贡献。美国虽然坐拥无与伦比的医疗资源和技术,但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却很高。疫情结束后,世卫组织应本着开放、透明和包容的态度,适时评估各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应,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并提出针对性建议,避免悲剧重演。

克里斯托弗?瓦西洛普洛斯(Christopher Vasillopulos)美国东康涅狄格州立大学教授

王灵桂:新冠肺炎疫情是波及全球的重大公共卫生灾难。面对这场关乎生死存亡的抗疫斗争,世界各国采取了符合各自国情的抗疫方式。同时,各国普遍认识到:我们同处一个地球,同处一个世界,共同面对同一场灾难,虽然技术性的应对和处理手法不同,但在灾难面前,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能够独善其身。只有站在整个人类命运未来的高度,搁置争端争议、加强协作协调、互相支持帮助,才能最终战胜灾难。疫情在中国暴发时,世界多国给中国人民巨大的物质和道义支持。在中国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后,中国政府投桃报李,迅速向相关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捐赠物资、派遣专家,并与他们分享数据、交流经验。中国人民和其他国家人民共同谱写了彰显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抗疫新篇章。

王灵桂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副理事长,研究员

吴白乙:历史每过一段就划下一个分水岭。2020年,新冠肺炎在全球大流行,给全人类的健康安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但各国抗击疫情斗争的深化,必将越来越接近时代发展的本真,这也是我们翻过这道分水岭,迈向疫后共同发展的共识与动能。首先,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当前人类流动迁徙的自由程度远超过20世纪,活跃于全球的资金链、产业链、供应链、信息链以至于人际关系链之中。一方面,这是造成疫情广为传播的客观环境;另一方面,世界各国人民都扮演着受害者、抗争者以及未来胜利者的共同身份。其次,抗疫斗争在全球展开以来,各国守望相助、相互支援,分享数据信息、诊疗经验以及卫生救急物资,科学界、企业界和社会组织也围绕疫苗和相关药物开发等开展交流,体现了人类在重大灾难面前的良知和理性。由于各地的疫情峰值期有先后之分,任何先走出危机的国家无法独自全面恢复经济和社会生活,受疫情影响而中断的全球和地区产业链、供应链也难以完整修复。因此,“同呼吸,共命运”已是当下人类的生活现实。再次,此次大疫深刻揭示了全球公共卫生安全治理体系的弱点和短板。各国自身的公共服务水平和制度建设,尤其是治理理念、供给能力、协调效能等均显不适,各国之间合作动力、规范和对公共物品投入保障与共享机制还远未得到充分、健全的发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正在为各国携手共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共同体提供难得机遇。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讲话指出的那样,“疫情提醒我们,尽管彼此有诸多差异,但我们同属一个人类社会,团结在一起才会更强大”。

吴白乙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贾维德: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紧要时刻,中国基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向很多国家提供了紧急帮助。中国的积极主张是:国际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团结和合作;人类的共同敌人是病毒。中国与美国不应该彼此为敌,而应该携起手来,共同抗击疫情;国际社会应当摒弃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偏见,携手保卫人类文明。秉承这一精神,中国政府向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供应了大量的口罩、呼吸机及其他医疗物资和设备,帮助其抵御疫情。而美国右翼政客却借新冠肺炎疫情在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上攻击中国,似乎决意要在一个变革的世界中重新搞不得人心的冷战“遏制论”,以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事实是,在疫情暴发之前和暴发期间,西方媒体网络中始终充斥着反华论调。西方媒体的宣传,反映了西方一些人对中国崛起的极度戒备,他们的思维似乎依赖于招“鬼”,即制造想象的威胁。而近年来国际知名民调机构所做的民意调查结果与这些反华论调恰恰相反,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支持率和满意率高居世界首位,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抗疫表现打分最高。

赛义德?哈桑?贾维德(Syed Hasan Javed)巴基斯坦国立科技大学(伊斯兰堡)中国学研究中心主任

2、在困难中坚信国际合作

瓦西洛普洛斯:各国的治理者如何为人民服务?我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想想看,数不清的国际交易以什么为前提:公平交易、尊重协议、诚实负责,重视长期关系而非短期牟取暴利,响应消费者与工人的需求与偏好。难道这些价值观同亚里士多德和孔子的实践智慧没有共通性吗?难道它们不是社会繁荣与稳定的基础吗?我认为,积极影响国际贸易的商业品德有助于东、西方走到一起,在不同的文化与政治制度下建立相互尊重的关系。全球交易的顺畅难道没有表明存在着一种深刻的、普遍的人性吗?被认为是诚实与相互尊重的公平交易,难道不是所有人际关系的基础吗?数以百万计的商贸交易难道不都在表明,竞争对手们仍然相互合作以维持良性的秩序吗?我不会天真地以为所有国家都不得不面临的安全困境将会在大量的善意与商业成功中烟消云散,对抗性竞争还将继续,往往还会因为猜疑与恐惧而加剧。未来永不确定,并会出现比以往更为复杂的挑战,但同时也会存在更多的机遇。难道我们不能从此次疫情中吸取一些经验与教训吗?尽管疫情造成了诸多破坏,但它也带来了一些充满希望的变化。在美国,许多企业已经调整了自己的生产模式,以满足疫情期间的医疗需求。许多有竞争力的制药公司一直在合作,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减轻症状的治疗方法,研发相应的疫苗。我相信国际合作也是存在的。我生活在纽约地区,知道中国已经向美国运送了数以百万计的医疗防护设备。这并不是在宣称国际紧张局势将会消失,也不意味着民族国家将不再以安全的名义谋求自身利益。完全有道德的国家比完全有道德的个人少见得多,不完美的人由不完美的官员所领导,社会秩序也并不完美。然而,这种现实的评价不应蒙蔽我们的双眼,让我们看不到近50年来的积极发展。

12